•明明是二十岁生贺,为了写全国家队为叶修庆生,时间拉至从苏黎世回来后
•中间部分改编自《本草纲目》
•短,乱,一时动情
•叶修他有那么好,那么了不起



叶修摸了根烟溜到角落,却被方锐夺了烟拉回宴席。“寿星怎么能跑?重头戏这才到呢!”“我说你们幼不幼稚啊,哥多大了过生日还吃蛋糕吹生日蜡烛,还一群人前呼后拥的,害不害躁啊?”叶修看着华丽的蛋糕,退了俩步。从吴雪峰发来的“生日快乐”开始,他就没安生过。从昨天早上,就有熟人陆陆续续找到他家,济济一堂,相当热闹。叶修无视聒噪的某人,心中大呼:就是退役你们也不放过我。

傍晚王杰希打了个电话过来,跟苏沐橙说什么准备好了。叶修已猜到七八分,想走还是被拽上了车。北京辉煌的夜景已展露一角,来往出租车映着亮起的街灯。黄少天大谈端午小假怎么整有意思,被喻文州淡定的节后特训提醒堵回去。叶修看着车流,想起杭州的闷热,想到在兴欣过的生日,哎呀......

这更糟糕了。坐在大饭店的包间里,叶修被逼着戴了纸质的王冠,在屏息以待的目光之中,双手合十,一本正经地吹熄了摇曳的烛火,立刻软了骨头靠在椅上。一瞬的尴尬——

“叶修,生日快乐!”

叶修一下子被沸腾的祝福震得有点懵。还是第一次这么多熟人给自己过生日呢。离家出走后几年,生日都是和苏沐秋、沐橙买了小蛋糕来过。后来沐秋走了,每年他和沐橙就在俱乐部的欢宴之后,老规矩买个小蛋糕,小小庆祝。那么多年都已经过去了啊,嘉世成了新嘉世,苏沐橙举着兴欣的旗帜。荣耀认识的那么多好对手——有不少还是手下败将——跑过来认真地给自己过生日。荣耀,胜利,在家人之外,支持自己的又有了一群朋友。

“呵呵,哥老一岁技术可还是在的,有问题哥罩你们。”叶修毕竟是叶修,感动一下就立刻恢复了那令人火大的淡定样。众人愤愤。

“心怀荣耀,即战无不胜!”大家举杯。

“是啊,战无不胜。”叶修想。



修生于富贵,而不为欲染,居于世中,而不为尘没;起于嘉世,而不为财束,立于兴欣,自浴火凯旋。
枪剑棍斧,千机善变;智技一心,群美兼得。
一朝璀璨,后困于讥谗,叹斗神几何;一年埋没,重拾少梦,终写就辉煌。
自荣耀而惜友,遇对手,识家人,散人得归宿;由敌我而铭志,强才术,益温柔,王者秉初心。面含不恭,内隐丹心。战心坚刚,可历永久,言藏生意,行复磨砺,燎原之火,兴欣不息。
「一叶落知天下秋,背后多少寂。」
「十年辗转君莫笑,涕泪不足惜。」
“荣耀,在玩十年也不会腻。”

——「有幸在那一天,遇到你,最了不起的你。」



几小时后。

叶修趴在桌上,昏倒。天旋地转。

“你们谁给叶修灌酒了?!”



苏沐秋:今天是叶修生日啊,还是这么猖狂……算了,生日快乐啊,你也辛苦了,人生的路还是很长的,好好过着啊。

评论

© 中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