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王叶王】尔闻(四)

醉心荔枝,不怪大唐杨美人为它一骑红尘妃子笑。

但别日啖荔枝三百颗,会死的吧。

于是出此篇。

※有王杰希爱好荔枝的私设,请注意。

写时所听《初夏雨后》http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29097536

 


     旦日,叶修真来拜访,拎着箩筐,招呼了王大夫一声就跨进铺子。伙计上前劝阻,王杰希一挥手:“此人吾熟识,不必礼迎。”伙计不再动作退回原处,将信将疑地看两眼笑吟吟的某人。

  “前辈请。”王杰希指了铺子一隅叶修坐过的圈椅,好像一直搁在原位都没动过。看叶修落座,也自顾拉了椅子对着他坐定。


   “也不算熟识吧?”叶修微微前倾压低声音,掩口悄悄问,还有点高兴。

   “编的,帮阁下解围。前辈提着箩筐散漫不拘,也不行礼就进来了,人家怕是当前辈市井庸愚,要来做药材买卖。”虽没什么外人,王杰希好玩似的也学着叶修用气声窃窃道,“刚刚在下若不发声,想现在前辈就已被撵出去了。”

   “…呵呵,的确是来交易的。本来谅大夫是鄙人一友想全送你来着,现今怕是不行啰。”叶修将箩筐安在柜台上,甩甩手。“鄙店利薄,恕不赊账。”


      有意思吗。王杰希并不言语,凑上前,那是满满一筐丹红披锦的荔枝,还水灵灵的挂着水珠。荔枝炎方之果,清甜不说,止渴益人颜色,也是时令好方。叶修若真是商贾,看他心脏而捉摸不透,估计要价不菲。王杰希就兀自不言语。


   “王大夫真不识货啊,俗眼不解天机。”叶修摆出恨铁不成钢的脸色,也不顾忌,轻车熟路地剥开一粒,将晶亮莹白的果肉向王杰希一亮,就塞进了自己嘴里,连连颔首以示肯定,“炎方的友人捎来极鲜甜的丹荔,杭城想也没有尝过吧,机遇难得,王大夫试试?”说这事的当儿叶修灵巧的手也没有耽搁,言毕一枚剥好透亮的荔枝就送到了对方面前。

   “…谢了。”莫名其妙。


      …是相当清凉干净的甜意。鲜甜绕舌,蜜汁入喉,唇齿留香,止渴而解夏乏。尝过杭城街坊买卖那么多家,却是完全不能与之相媲美。药食同源,这不仅是相当好的闲食,也会成为上等补药。王杰希有点儿心动。


      叶修察觉王杰希眼中异样,立即又给剥了一个,递过去对方二话不说就吃了。叶修乐了,后辈是喜欢这荔枝的,闷着不讲,对于跑到眼前的果子来者不拒,作为尝试是不是过了点?叶修仿佛看到王杰希的紧闭的心扉稍稍松动了些,透出几分接地气儿的可爱:王大夫你原来喜欢荔枝啊,作为大夫,这吃多会上火的也是懂的,会不会管束自个儿呢。又递过去一个,还是接了。

      第四个递过去的时候,王杰希忽地发现自己被套路了,也不甘示弱:“荔枝不宜多吃,旺火。”

      喔,你明白啊。果然大夫对自身要求相当严苛吧。

   “前辈那位友人也是真性情,给了那么多。”王杰希轻咳一声,刻意不去看那荔枝。

      叶修回想一番,颇感慨地咂舌:“是也,委实太多了,食之不尽弃之可惜。他那儿盛产瓜果,鄙人想他也是堆着堆着堆成鸡肋,到他那儿一趟,全数送我了,美其名曰‘别礼’,还‘千里寄鹅毛,礼轻情意重’。太重了,物质上就重如泰山!”说罢,为难片刻,对王杰希严肃蹙眉,真诚相待:“为报微草大夫留叶某避雨一恩,将此珍品赠予在下了!也算是结了友缘。”


还“也”…前辈也是吃不下一箩筐塞给我,也是大段的美词以推卸责任…王杰希内心白眼。不过省去了更多麻烦,赚了荔枝,本还做好了反击准备呢。多说无益。


“那在下收下了,多谢。”王杰希起身去收箩筐,叶修忽然捞了一枚对着他眼睛比划:“王大眼。”


“……嗯?”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4 )

© 中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