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王叶王】尔闻(三)

注:二人对话中草药知识皆摘录自药学巨著《本草纲目》,《本经》《别录》同样对岐黄之术具有奠基地位。

写时所听https://y.qq.com/n/yqq/song/002tgpYh3ECNRz.html



叶修将棉巾叠好了放回原位,理理衣襟,将头发随意束成一绺,就大大咧咧地在药柜前圈椅上一坐,特意挺直腰板端庄肃穆仿佛高坐廊庙,还煞有介事地拍拍扶手。王杰希一愣,他没想到这位奇特的前辈身上会有如此正经凛然的一面,统领的气质令人一震。

叶修瞥了王杰希一眼,立刻瘫下来窝在圈椅里,感觉要没椅子兜着这没骨头的一团红就要滑下去了,刚刚的气宇荡然无存:“失礼失礼,吓着你了啊。”向回过神来的小王大夫行了个抱拳礼。

说不定还是习武之人...大有来头了。王杰希也是聪明人,对对方背景缄口不问乃是上策。不过要真是什么贵公子,这懒散样也是太见不得人了……想到这,王杰希没制住上扬的嘴角。叶修倒是没瞧见,四处打量,看到柜台上摞着的书卷,好奇心起,凑上前来:“这是大夫家传的医学秘籍?”还真当这是习武啊,还有宝典秘籍的。“不不,是《本经》《别录》云云岐黄经典,在下拜读作了点愚见补充。”王杰希语调不禁上扬,有些希望叶修一睹,虽然他也看不出个门道。

叶修摸着刚干不久的墨迹,回头正对王杰希稍稍睁大了双眼,直接用眼神发问了:可以吗?


唉,又不是武林秘籍私藏何用,何必这么小心翼翼的。王杰希点头同意,心里自是有点得意的,不过表面上无动于衷,面不改色。

“嗯我看看啊…龙胆…大苦大寒,过服恐伤胃中生发之气,反助火邪,亦久服黄连反从火化之义。《别录》久服轻身之说,恐不为信…有意思。”叶修一手捧卷,一手摩挲下巴,不时抽两句读读,碎碎评论两句眼睛又眯了起来,还抿嘴。

王杰希若有所思盯着烛火,悄悄瞄一眼叶修看到他了然一笑,竟然有点儿紧张。那份泰然不像是滥竽充数,真没想到这位谪仙前辈三百六十行通通涉猎,连医术药材也有知一二。王杰希将双臂交叉抱在胸前,他开始盼着叶修给几句评价,好评判对方是否是真才实学。居然被吊起了兴趣想与他切磋一番腹中墨水,这人身上的火药味啊…

“啪啪啪…”叶修居然郑重放下书,真诚拊掌。“大夫才学了得,已能将经验渗透入书中,自悟其道了。《别录》有误,殊不知《本经》亦有此事?像是榆白皮,”叶修抽出《本经》翻看,一目十行,找到后给王杰希指了一段,“榆白皮性滑利,气盛而壅者宜之。若胃寒而虚者,久服渗利,恐泄真气,《本经》所谓‘久服轻身不饥’者,恐非确论也。”


言毕,叶修单手地将经卷递上,王杰希双手接过,一推敲,确实如斯,自己却从未想及,立即写录。此人真非等闲之辈,不妨从他执经叩问,讨教一番,日后于微草堂必有大益。抬头迎上叶修饶有兴致的目光,王杰希犹豫片刻,深深一揖后开了口:“前辈博识多闻,在下无可相奉,不胜惭愧。还望前辈不吝赐教,感激不尽。”


叶修倒是听出来了:烦请前辈多枉驾顾此与我互通有无,微草堂的前景想是一片锦绣。想留叶某就直说嘛,人不可有傲气,顾着颜面不会坦率可是会错失良机的,小王大夫。毕竟叶某也不是神通广大,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……


“赐教不敢当,”叶修闭了眼,也不直接回答,“鄙人也只是比王大夫会的多一点儿,皮毛皮毛。”

王杰希拱手僵在那里。

“嗯...或许不止一点儿?”叶修抵着下巴一本正经地思考。

“......”王杰希真没词儿了。


“呵呵,近日也大把闲暇,鄙人定会上门拜访。王大夫请多指教。”叶修颔首。

“恭候大驾。”王杰希没有再回一礼,平静将两手收回背在身后,微微一笑。


谈话间雨声渐渐住了。“雨停了,也应撤了。”叶修再看窗外已不见那朦胧雨雾了,就径直走到檐下,撑起伞回头向王杰希摆摆手:“走了。就此一别,容后再会。”

“不送。”王杰希淡然道,“后会有期。”


叶修背对王杰希耸耸肩,像是在笑。撑着白面红荷的伞一把,不再回头安然踱入夜中。
王杰希无奈地摇摇头,转身离去。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5 )

© 中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