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王叶王】尔闻(二)

推荐大家去读余光中先生的《听听那冷雨》里对于雨,写得惟妙惟肖。

写时听《夏花争艳》http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29122832&autoplay=true&market=baiduhd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倒没把这怪人怪事放在心上,彼此也就是过客,碍不着各自光阴的推移。琐事碌碌,一载瞬息而过,药铺的生意不温不火,药铺主人的日子不咸不淡。王杰希却执意地往自己肩上加担子,铺子里的伙计渐渐多了起来,王大夫还招揽门徒,师从他为民排忧解难。其中一位,高英杰,年方束发,在岐黄之术上的颖悟资质就出同辈之右,王杰希悉心传授,尽他所能去指导,托付在英杰身上的良苦用心众人都看的分明。

       事儿繁忙,每日的出行受到各种牵制,铺子里还有伙计等着他去嘱咐一二,还有后辈他放心不下,还有新置办的家什,造访的新老主顾...怕是走不开了。王在人背后偶尔会苦笑自嘲:“我又奈何要出走行医啊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所想,分毫没有反应到行动上。在乡邻眼里依旧是兢兢业业少有大志的小王大夫,扛着微草堂的营生,独当一面,不过王大夫独特的一手奇术不多见了。弟子们心血来潮想让师尊露一手,但师威在上,即使在王杰希少有的喜悦溢于言表时,也没有谁敢起哄的。弟子们孜孜不倦,依赖着师父谆谆教诲,学着最基础但不可或缺的知识疗术,微草的事业,日臻完善。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也盼着,微草堂生生不息,可历永久,终成为江南一带的老字号。门下弟子或许会走出微草堂去,像自己一样…希望他们也秉着杏林本分救济苍生。


      “师尊,小辈告辞了。”“好。”王杰希起身相送。

       药铺里已空无一人了,王杰希还待在柜台前。近日他都为寻良方,忙着翻阅经卷古籍。幼时纸上谈兵,背岐黄经典背得烂熟于心,张口即来令长辈大加赞赏。不料真做了大夫,从实际开刀,就查出古书不少谬误需一一修正。灯下他铺开了书卷,拿了纸笔,就在柜台上写起。写着写着,雨声渐起,骤雨打新荷,黄梅时节也是平常。雨敲打在屋瓦上,呢喃细语转着水花,玎玲碎玉降落在杏花烟雨的江南土地。王杰希就安然地看着屋外雨幕斜织,听着那冷雨。烛光摇曳,有什么急切的哒哒声出现了,一个红白的影子向这边靠近—— 
是叶修啊。 


       上次被他撞见,约莫是一年前罢。只此一面,我居然还能记得他?王杰希自问之余,对他忽然又出现感到疑虑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的鞋、衣角都已湿透,回头看了看天,再转回来对王杰希无奈地歪歪头,耸肩一哼:“可怜天公不作美啊,赶着鄙人回程下雨。”王杰希只盯着他不言语。“久别重逢,别来无恙。回程还有一段路,不料会天大雨,恰好看到这边儿有光,连忙赶过来了。怕是要等雨歇了才能走了。王大夫可否请叶某暂避避雨?劳驾劳驾。”叶修有点狼狈地挠挠耳后。“呼,那还真是不幸,前辈快快请进。”王杰希叹口气,想着这是有多恰好啊,偏偏逢他清静时找上门,看着还不是安分的人。王撑着桌角起身:“幸会前辈。”看着叶修收了伞。嗯?原本纯净藕荷白的绸伞已换成了绘着红荷的一把新伞。果然是为荷动容的痴人一个…王杰希想到这儿,不自觉笑了。


       叶修刚刚就从眼角瞄着王杰希,等着他再说些什么。好小子,酸溜溜地撂下一句“幸会前辈”就没声儿了,连些“一年未见可安好”“让前辈屈尊于寒舍”什么的寒暄都没有,看来对我的到来一点儿也不欢迎啊。少年郎啊,对长辈的敬意真是越来越淡薄了。叶修也不理会后生的主人翁姿态,大摇大摆地跨进来。


      “前辈可用了晚膳?”不照顾一下总失颜面。 
      “那不必了。这块棉巾可否借用一下?”叶修干脆利落地回绝了,有点无辜地提着自己湿答答的辫梢。 
      “请用罢。”那是在下用来擦柜门的。王杰希这句话呼之欲出,还是咽下去了。 

       看着叶修散下了发辫,乌黑漂亮的长发服帖地披在身前,立刻被叶修揉成鸡窝。王杰希竟然觉得有点可惜。


       修撰自然进行不下去了。 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8 )

© 中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