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王叶王】尔闻

      杭城城郊,新开张了一家药铺微草堂。药铺主人王杰希,尚在弱冠,据说是来自京城王姓的杏林世家,年纪轻轻就千里迢迢跑到这自立门户,想是热血昏头。虽然药方独特,医法吊诡鲜有人知,但总出奇效,也渐渐在邻里乡党中立了好口碑。


      王杰希刚到杭州那会儿,夏至刚过,杭城蒸腾在黄梅和雷雨的闷热中。江淮的湿热对他是相当的不待见,趁着旦夕余暇,匆匆出了药铺,到湖荫水榭贪贪凉意成了日课。


      开了数条方子,诊疗来来往往多少病人,不免有情绪波动态度恶劣的,极力平易相迎,劝说无功的,实在不能也只有退一步放弃。一天结束,王杰希面不改色地收拾好药柜,目送伙计离开,关门大吉的时候还是不禁小声叹气:也是熬过了一天苦差事,需要把心松松。听街坊说近日里西湖的荷花开得很是喜人,嫣红烂漫。许久没有去西湖了,今日就去走走吧。聊以养心。


      芙蕖出水,莲荷映月。断桥望去,田田绿叶别样红朦胧在清凉的夏夜。近岸的渔火寒灯连成一片,抱着西湖,西湖怀里揣着婀娜荷花和明月。断桥上却只有王杰希一个人,沉醉地坐在月光里,想到童年留居的庭院,深深的荷影…


      “很美吧。西湖今年的荷开得可欣荣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嗯?”王杰希一惊:何时冒出来个人?突然的袭击让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:“嗯,是非常赏心悦目。不过还是不及我小时候所见一幕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哈,这还不够漂亮啊……还真严苛。”对方话里套了笑意。


      王杰希立刻回头去看来人:白衣红氅,夏天竟也穿得很厚实;面微苍白,五官端正,比他稍大,举着烟擎着伞,明月高悬,微光流转,他飘飘然谪仙般立在桥头。那人对着王杰希轻轻一颔首,就收起了眉眼自然的笑意,摆出客套表情。虽然未曾谋面,心里却是惦记着,前辈在哪儿见过吗……王杰希揣着疑惑,站起身来问候:“在下愚言让前辈见笑了。希望没有搅扰前辈观花的兴致。”
      “诶没有的事,只是没有想到这么晚还会有人跑来看荷,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阁下不也是么,天色那么晚还在此神出鬼没,是有多想荷啊,王杰希肚里念着,因为不熟也不方便多言。对方只是望着皓月不发一言。两人之间就维持着尴尬的沉默。


      “嗯…在下姓王,王杰希。请问阁下名讳?”王杰希先一步打破沉默,他掂量着时间不早也不想与生人这么耗着,客套一番就赶紧告退吧。那人却忽地瞪大了眼睛,抬起下巴直直盯着自己。王杰希觉得有些手足无措,难道自己先报名字来得太唐突了吗?想着就着急地逃避开视线。可怜我们年轻气盛的王小大夫,还没能混到处事安定沉稳自若的老狐狸的境界,修行尚浅。

      “啊,鄙人叶修。”叶修眯起眼睛,又一颔首。“今日得幸相见,谅时日不早,鄙人就此作别,再会。”说着躬身作揖,转身离去。被盯的如坐针毡的王杰希才反应过来,连忙告辞:“…好,前辈告辞,有缘再会。”


      叶修徐徐吐出一口烟,似笑非笑:“缘分啊……来日方长。”说着,缓缓地走入阴翳之中。


写时所听:《花六板》 https://y.qq.com/n/yqq/song/000khJZ60aB0U6.html?ADTAG=baiduald&play=1
评论 ( 9 )
热度 ( 21 )

© 中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